NEWS

新闻中心

讲完故事再复婚

发布时间:2017-07-04 11:07:09

我的妻子来来是个有主见的人。她吃馒头从来都是要剥皮的,剥得干干净净的一小堆,然后喂小狗。吃馒头屑的狗只有巴掌小,却也唤作“大奔”,乡下人为孩子起贱名是图好养活,现在城里人小康,也在狗身上追求明天的梦想。
    “大奔”跟母狗“小蜜”好上的时候,一公一母互相快乐地摇尾巴到黑虎泉喝水。后面跟着互相说笑的男女。女的是我妻子,男的不是我。
    来来是南方人。她永远为此骄傲也从来提醒着我她为此的巨大代价。不过半夜一点她拿电话讲吴侬软语让我迷迷糊糊的感觉不好。滋养在这个城市丰富的地下泉水里,我是活得比较麻木的男人,所以对婚姻我情愿闭上一只眼。我不喜欢改变什么。
    可来来喊我“老棉袄”。这几年生活有点火热了,确切地说是她的心头有点火热了,这个称呼就颇有点累赘的感觉。我们养的金色小公猫已叫“贝克汉姆”,狗叫“大奔”。48平方米的板楼改名为“爱丽舍”,老棉袄呢?不扔才怪。
    导火索在狗身上。我有一天出差晚上8点回家,“大奔”居然冲我叫。接着一个陌生男人匆匆与我擦肩而过,还冲我笑一下,“大奔”不吠他,居然还冲我叫。一脸绯红的来来出来,一脚踢在“大奔”屁股上:“混帐!”
    整个晚上,来来的脸一直向着屋隅,存心要跟我展开冷战。她的同盟狗伏在角落里,冷冷地盯着我。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
    第二天,我陪着笑脸说,来来,如果你在家太烦,可以租个店干个体。你不是一直想开个书店么。咱们现在还没要孩子,家里8万块钱全给你!
    没想到来来垂着眼微微撇嘴没领情,提那么大嗓门干嘛?仿佛8万块很多似的。知道昨晚那人么?人家养的“小蜜”——一只狗就一万六呢。每天只吃15只北极虾!哪像咱们“大奔”,光啃馒头皮!
    说归说,一向懒散慵慢的来来不知哪儿来的深圳速度,很快就把有关手续办齐整了。她开的不是书店,而是茶馆,取名"来来茶馆"。
    茶店开张一月店庆,来来过了夜里12点都没回来。我一觉醒来,看到她在黑暗中瞪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着实吓了一跳。
    你想嘛呢?我问。她双目炯炯地亢奋着:想钱。
    够花不就行了?
    她的鼻子里"哼"了一声,恶狠狠地说,你懂什么?
    每天一早,来来就去茶店,晚上12点才撤回来,她把大学时代荒废的交际能力重新拾整,很快熟络了一批客户,我们的生活也很快陷入一种奇怪的循环:她越来越像个生意人,茶店的生意也好像越来越好。生意越好她越晚回家,越晚回家越不理我,越不理我我还得越照顾她。
    这天夜里醒来,发现来来捧着我为她削好的一碟水果嘤嘤地哭得很伤心。看我醒来,她第一句说,对不起。我们离婚吧。我头"嗡"的一下。
    也不是光因为他有钱,就是和他有话说,有交流。人家的想法有一个成一个。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办妥这么多事?全靠他的关系。他还给我投资。租房,装修,你那几万块算什么?现在他打算搞期货呢,他的生意很大,哪像你,光知道老婆工作……
    从来来义无返顾的表情看,明显生米已成熟饭。我了解来来,这时候再多说也是白搭了。
    从第二天起,来来就住在茶店不回家了。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用光所有的力气,把来来所有的东西准备好,一撂一撂摆在显眼的地方等她拿走。来来回家一看到这些就哭了。这时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大奔"从屋里窜出来,奔车而去,来来跟在"大奔"后面哭着跑了。
    之后的两年里,只要有出差机会,我就拼命地报名,我实在不愿在济南多呆哪怕一分钟,老板了解了原因后安慰我:感情不顺利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那年,他提拔我当了二级厂的副职。不多久,公司的新产品终于打开市场,生意渐渐红火。到了年底,我开上了红色的捷达。我很高兴能上班开它,这样可以多绕些路,避开必须天天看到的那家茶馆。可有一天我下班途上,发现公路的旁边又出现了一家新的来来茶馆!
    我想来来现在的生意一定更红火了,我不是希望她过得比我好么?可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对她已彻底绝望。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竟是来来的电话。
    "我在医院,"她虚弱的语气像一阵似有似无的风,"能来看看我么?"
    在妇产科病房。她脸白得像张纸似地冲我笑:我打胎了。 我阴着脸。怒不可遏地想着一个很俗套的故事。
    是我主动要打掉的。第一个是女孩,我想要他不肯。这次是男孩,他想要了我偏不肯。来来报复似地有气无力地嘻嘻笑。
    让我老婆一年流了两次产!我气得眼里都要喷火,两拳攥得吱吱响!来来摸摸我的脸,轻声说,你还是原来的那样子。说着她的眼泪却哗哗流了出来。
    原来,那个没什么文化的"北极虾"有家室。南方农村还有他一个老婆和三个女儿。他看中来来,一是因为她年轻漂亮有文化,二是他想延续香火。独立意识特强又单纯得要命的来来哪懂得这些?很快她怀上孩子,要挟"北极虾"赶快离婚。那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哄哄就把她骗过去了。这次怀上男孩,她挺着肚子去南方,那农村女人反复只一句话:他在外面找十个我也不管,他要离婚没门。来来回来扬言要打胎,她本想吓吓老男人要他离婚,谁知眼看就有成果的"北极虾"要拼命:找你就为生个崽!来来一听二话不说就来打胎了。
    "这两年,我心态慢慢有了挺大的变化,没有钱的时候想钱,等有了钱,又觉得没白没黑挣钱图什么?累,不稳定,没安全感,还腻。商人重利轻别离。他成天天南地北地飞,我晚上在豪华的‘家‘里,觉得自己穷得只有钱,关心啊,呵护啊,什么都没了--"
    "其实,"我说,"哪种生活都一样的,就像一壶茶吧,就算你用趵突泉的水冲,它也是越来越淡。"
    来来看着我,幽幽叹了口气。
    从那以后,来来给我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她说她怀念那个小小的家,怀念她剥馒头皮喂"大奔",我骑"大金鹿"带她逛街的情景。"那都是老黄历啦。"我心里这么想着,却什么也没对她说。直到一天,我告诉她,祝贺我吧,我要结婚了。
    来来眼睛红肿地来了。捧着一束鲜花。一见面,她的眼泪又流出来,她说,济南的风真讨厌啊,老吹得人家流泪。
    我开着捷达,把来来拉到不久前香港影星成龙剪彩的阳光舜城花园,在刚买下的一幢三室一厅公寓前,我取出钥匙打开门,一个舒适温馨的家景映入眼帘。
    来来半天没吭声。突然,她指着卧室的墙大声喊:咱们那时的结婚照怎么挂那儿!你不经过我同意怎么就随便挂!
    我吓了一跳。这下惨了,看来她还是不愿意和我复婚。
    来来继续自言自语:当时拍这个结婚照才18块钱吧,配这么好的房子,太寒碜了!唉,济南男人就是土!
    突然,她转身紧紧把我抱住:"你这只老棉袄!"
    我才松了口气,笑道,这只老棉袄是变不了了。唉,你别嗅来嗅去啊,像"大奔"一样,我怕痒!
    "我偏不!"来来又深深地吸了口气,依在我胸口,闭上眼说,"你真像老棉袄,不过,我在老棉袄里嗅到了阳光的味道!"

以上内容由戴尔私家侦探(http://www.zhentan100.cn)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更多有关私人侦探,私家侦探服务都可以联系我们。 戴尔私家侦探每天都会不定时更新有关私家侦探私人侦探推广的文章,希望对您有用。
标签:上海私人侦探,上海私家侦探,私人侦探,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