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中心

等待婚姻叶归根

发布时间:2017-07-04 11:07:59

王晓枫是个很不一般的女人,她的很多观点和主流的公众价值观有着不同,但貌似平凡的她却不声不响、坚定不移地坚持着自己的选择。
   倾诉者:王晓枫(化名),女,42岁,济南某高校老师, 结婚12年,有一11岁男孩。
   文 字:安心
    我选择这样的婚姻,和我父母的婚姻模式有关。
    我父亲是个离休老干部,脾气很大,没见过他给我母亲笑脸,整天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好像母亲是他的阶级敌人。
    在我们家里,父亲是绝对的“统治者”,而母亲则永远是看着父亲的脸色行事。
    等我长大工作后,每次回家母亲必然跟我叨叨父亲的种种不是,说到动情之处还眼泪汪汪的,“要不是为了你们姐弟俩,我可跟他过不到今天!”然而,说归说,我的父母亲还是一样过日子,而且过得还不错。我一直想,也许那是他们那个年龄、他们那种婚姻方式表达感情和幸福的一种方式。
    我不止一次暗暗发誓:长大一定不找父亲这样的男人做老公!
    结婚前,我谈过三个男朋友,可他们都不是我希望中的脾气性格。后来我遇上马涛(化名),他大大咧咧的性格和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发火的脾气深深吸引了我,再加上他对我几乎是没原则的宠爱,让我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就决定了嫁给他。
    马涛和我是同行,也是个大学老师,只不过我们不在一个学校。谈恋爱的时候,马涛每天都骑自行车走十几站的路到我们学校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去吃饭、散步什么的,具体到哪里去吃、吃什么、玩什么,都是我说了算,他每次都会先问我:“你说怎么办?”
    而且,马涛还聪明能干,是他们学校的业务尖子,领导还说他大有前途。于是,各个方面都表明——马涛是我最佳的老公人选。
    于是,我兴高采烈地结婚了。而且在结婚第二年就生下了儿子。其实我结婚的时候已经不小了,因为惧怕父母的婚姻模式,再加上几次恋爱均告失败,所以一直到30岁才结婚。
    婚后的马涛还是事事都听我的,其实我也不会对他有太多的要求,只是想拥有那种被宠的感觉而已。女人嘛,很多时候都是很好应付的。马涛是个对生活没有太高要求的男人,有吃有喝,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就挺好。所以我们的恋爱和婚姻都是非常平淡的,使劲想也想不出有什么浪漫的回忆,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和他就该那样。
    儿子6岁那年,马涛被学校派到美国学习两年。马涛走后一个人怎么过,我没想过,只顾得替他高兴了。
    但我好像是那种无论什么欲望都非常小的女人,很快,我就适应了马涛不在身边的生活,反倒觉得自己带着儿子过得也挺舒服的,起码不用给他洗脏衣服臭袜子,还自己想干吗就干吗。
    马涛到了美国后,一切都很顺利。他学习的费用是学校出,于是在没事的时候他就出去打工,然后把赚的钱给我们娘俩寄到国内来。我们夫妻还会每隔十天半月的就通一次越洋电话,我说说我的日子,他说说他的生活,感觉上还是那么亲切,除了不能见面外,跟在国内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根本性的变化。
    可是,两年过去了,马涛却没回来,他说他喜欢上了国外的生活氛围。后来,他把国内的工作辞掉了,不知道怎么折腾的,还真让他弄到了绿卡。
    我想,也许那时候马涛已经和什么美国女人或者华裔什么的走到一起了,要不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拿到了绿卡?留在美国也许是马涛一直就有的想法。
    无论怎么样,反正我的老公马涛不想再回到我们这个家了。马涛没说不要我和孩子,“离婚”这两个字也从未从他嘴里说出来过,他一直对我说:“我还是会回去的,也许会把你也办出来。”说实话,我对出国没有任何兴趣,我觉得我在国内生活得挺好。
    张远(化名)是我的学生。其实严格说来他并不是我纯粹意义上的学生,他是个不大不小的干部,为了要学历,报了我们学校的研究生班,正好我给他们那个班有一段时间的课。
    上了不到两个月的课,张远开始约我。坦白说,一屋子“混学历”的人,我就看着张远还像正儿八经想学点东西的,后来他说他学也是为了接近我。
    也奇怪了,每次给那些人上课时我都会提不起半点情绪,而一跟张远讨论什么问题,我就会非常有活力,脑子转得飞快,想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分析起某个观点来头头是道。四十岁的中年女人了,弄得跟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一样。
    一天晚上下课后,我收拾完讲义什么的要离开教室,发现空旷的大教室只剩下我和张远两个人。我奇怪地问他:“你怎么还不走?”他笑着说:“我看你收拾讲义时的样子很好看。”我拿着包走下讲台,像对我那些应届的研究生学生一样,轻轻地用手拍了拍张远的肩膀,“好了,快回家吧,已经下课了。”
    可是,张远却顺势抓住了我的手。
    我一愣,随即心脏开始“砰砰”地快节奏跳起来。随后,张远站起来,轻轻一带,就把我抱在了怀里。然后他拥着我,慢慢走到教室门口,伸手关了灯。
    欲望好像随着黑暗一起,一下子漫卷了我和张远两个人。那是马涛出国两年多后,我第一次接触男人,一种搀杂着歉疚和暗喜的渴望把我淹没,让我完全不能自控地回应着张远的动作……
    很丢脸地,那天,我居然和张远在黑洞洞的教室里做了爱。
    一切都平静下来后,张远重新打开灯。奇怪的是,灯火通明后,我竟然面对张远没有半点尴尬,反倒更想和他一起回味一下刚才的亲昵。于是,我们坐下,开始诉说各自的生活和感情。
    马涛给我的电话里也透露过这个意思,就是不要我苦苦煎熬着等他,如果遇上喜欢的男人,“不妨交个朋友”。
    我知道,当你的爱人对你变得非常大方,甚至开始允许或者默许你结交其他异性朋友的时候,那就说明他/她自己已经有了这个越轨。我没有赞同马涛的话但也没有反驳他,我想在这个沉默之间,已经表明了我的某种态度——顺其自然。
    后来的日子,我和张远的交往也是按照顺其自然的态度进行。我们时不时地在一起吃饭、聊天,也做过几次爱。张远有个女儿,还经常带出来跟我儿子一起玩,有时候看着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开心,我真有片刻的幻觉,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再后来,张远被派到外地任职,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不禁哑然——我喜欢的男人都要一个个离开吗?
    日子重新恢复平静。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和马涛联系,他也一直在表示,他最终要落叶归根,我们还是从未提过离婚这件事。
    我不知道在大洋彼岸守在马涛身边的是哪个女人,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还会遇上和张远这样的男人。在我的生活里,感情一直都在以变化的姿态存在着,我生活着,也接受着这样的感情状态……
    听完王晓枫的讲述,我忍不住问她:“那你们不觉得这样对孩子不利吗?”她笑,说:“我儿子生活得挺好啊,他只知道他父亲在国外,未来的某个时间不是回家就是接我们出去,我给他一个非常健康的生活氛围,我觉得起码他比我年少时幸福,虽然我是父母双全。”
    王晓枫说,她相信马涛会回来,她和儿子就是他所说的“根”,“等他老了,回来了,我想我还是能接受他。”

以上内容由戴尔私家侦探(http://www.zhentan100.cn)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更多有关私人侦探,私家侦探服务都可以联系我们。 戴尔私家侦探每天都会不定时更新有关私家侦探私人侦探推广的文章,希望对您有用。
标签:上海私人侦探,上海私家侦探,私人侦探,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