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块9特价电影票将消失?电影局相关“新政”要来了

  • 原标题:是黄金时代还是至暗时刻?电影局“新政”将落地|新京报财讯

    9块9电影票将消失?恶意退票也将不再?在距离2018年国庆档不到半月的时候,制片、出品、宣发、在线票务和院线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政”焦心,等待靴子的落地。

    9月13日晚间,国家电影局相关人士独家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电影局关于票补、预售及结算等“新政”的存在,“一切以近期公告为准”。新京报多方了解,获悉上述公告预计在国庆档之前落地,以尽量不影响各公司的国庆安排为准。大地影院、博纳影业、保利院线等称,已经获知相关信息,但条款是否调整、增删以主管单位公告为准。

    据了解,此次新政主要包括一下四个方面:暂停线上票补,包括发行方、制片方、出品方和院线方提供的票补(宣传方暂未提及),销售价格不能高于结算价,也不能低于最低票价;第三方销售平台的服务费用不得超过两元,其中系统服务方收取1元,网络售票平台收取1元,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未取得公映许可证的影片,不得展开预售;线上平台对影院的结算周期,从10月1日起变更为8日,明年10月1日起施行即时结算。

    上述“新政”在国家电影局被划归中宣部后就开始酝酿,待其“三定”方案确定后,大概一周前邀请中影、华夏、万达、博纳、保利等院线和电影公司参与座谈会,但猫眼电影、淘票票并未列席,总共参会人数不超过20家。

    多位授访人士向新京报表示,今年电影票房大盘不会受到“新政”影响,“新政”导向更多是正向的,是积极面对市场竞争的举措。

    “互联网带给用户的便利和优惠是显而易见的,但目前对用户而言,价格不那么敏感了。用户会更注重内容本身带来的影响,这个政策是一个正向的回归,说明电影市场已经从原来需要靠‘票补’刺激,回归到了市场的导向”,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讲武生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

    曾在多家在线购票平台工作的资深电影分析师武剑称:停止票补可能会让很多对价格敏感的电影观众放弃观影,但不排除平台以红包或线下方式等方案变相降低票价;服务收入是真实的降低,单张票的服务费会减少1元-3元;未取得公映许可证不得预售,让所有影片的宣传环节都回归到同一起跑线;结算周期的压缩会大大降低在线票务平台因账期而沉淀的资金池。

    那么,没有了九块九的特价票,“小镇青年”是否还愿意进电影院?在线票务平台是否面临最大“灰犀牛”?“新政”又将给中国电影的全产业链带来怎样的转机?

    票补

    控制电影流量的阀门?

    此次新政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对“票补”的禁止。

    处于整个电影产业链的中端,票补就像是一个控制流量的阀门,合理应用可以以最小的力矩撬动起电影整条产业链的资源。一方面,可以提升自己主投主控影片的票房,另一方面,也可影响影院的排片,与院线集团形成利益共同体。

    追本溯源,其实票补并非近几年兴起的,在用户全部排队买电影票的时代,就有宣发方拿出部分经费作为补贴,小范围的供给特定影院,用以降低票价,吸引用户购买,从而实现对票房的撬动。

    到了在线票务平台兴起的2010年,美团、糯米、大众点评等纷纷利用票补,推出低价电影票抢夺市场。这也间接提升了用户在线购票的比例,到2013年底全国电影售票在线销售率由几乎为零上升至22.3%。

    2015年12月,格瓦拉被微影时代收购,在线票务市场迎来了第一轮整合,而这一年是票补花费最高的一年。据微影时代CEO林宁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至少有40亿元票补,带动了50亿元至60亿元的其他购买。”

    2016年,随着用户习惯的养成,大规模粗放型的票补行动大幅降低。制片方、宣传方和发行方的精准票补开始出现,此时的票补已经变成了互联网宣发的一种工具,也成为助力首日票房增长的主要手段。